羊城晚報記者 董柳
  中年喪子後,海南人李東明接連四年收到了凶手的母親和姐姐寄來的“救贖”款。6年裡,他沒能走出喪子的陰影:逢年過節,每當看到別人家的孩子回來,心中不是滋味。他再也不敢讓小兒子外出打工,怕再生意外。
  弟弟殺人後,重慶人宋玉梅生活在愧疚中。4年裡,她和媽媽打工湊錢寄到被害人家裡,卻始終沒敢和對方取得聯繫,她不敢面對對方家人。
  最近,在廣州市檢察院檢察官楊斌的撮合下,上述兩家人在廣州相見,當宋玉梅遠遠地見到李東明時,她跪了下去……羊城上演了一場關於仇恨與寬恕、良心與救贖的對話。
  新聞背景
  宋李兩家的糾葛源於六年前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。
  2008年,廣州花都的一家印染廠里,兩個外來務工的年輕人宋小華和李洋因性格相投,成了最好的朋友。可這年5月9日凌晨,宋小華殘忍地殺害了李洋,那年他24歲,而李洋才19歲。直到如今,宋世昌仍對兒子忽然成了殺人犯不明就里。
  在村民王天成看來,小時候的宋小華很誠實,並不是一個會做壞事的人。姐姐宋玉梅早年就外出打工,掙錢給弟弟宋小華上學,與弟弟相處的時間並不長。儘管如此,在宋玉梅眼中,弟弟有顆善良的心,她記得,以前遇到有老人扛不動東西,他會去幫忙,“說他殺人人家都不相信”。
  多名鄰居告訴記者,小華的父親宋世昌在村裡有個外號叫“宋瘋子”,常打罵妻子女兒,手邊有什麼就拿什麼。小華從小在吵鬧中長大,性格內向,不愛與人說話。
  讀完初中,宋小華外出打工,姐姐們也無暇顧及到他,二姐宋玉梅十多歲就出外打工謀生,大姐宋其芳從小患有小兒麻痹症。“家裡的收入來源主要靠妹妹和媽媽”,宋其芳說。
  似乎沒人真正走進過小華的內心世界。多位村民說,打工後的小華,個性變得更為壓抑,事發前一年,他曾在廣東陽江試圖跳樓,回老家後,他的行為也有些反常,“愛自言自語”,“做什麼都好像心不在焉”。
  宋家:寄錢“還債”
  距離重慶市區約200公里的彭水縣喬梓鄉,記者遇到了中午放學回家的宋家外孫女唐江川,她帶著記者翻過大山,來到了她的外祖父宋世昌的家裡。遠遠望去,破舊的屋子門口雜亂地堆放著柴火和家什,幾根木柱撐起了屋梁,屋裡更是沒有一件像樣的傢具。多年來,宋世昌一直獨居在這座破落的木屋裡,他時常獃坐在家門口,自言自語,口中吐出最多的是“錯”和“不對”幾個字。
  宋世昌的女兒宋玉梅和老婆已在北京打工多年了。宋玉梅在一家沐足店里當技師,母親在酒店里洗盤子——這既是生計,也是為了“還債”。4年裡,這對母女倆含辛茹苦,攢下了2萬元錢,她們希望把這筆錢寄給遠方的李家人。
  除了寄錢外,宋玉梅沒有與對方取得聯繫。“沒敢”,她這樣解釋。
  “(他們)應該收到了。我沒有接過電話,因為我覺得對不起他們,不敢接他們的電話。”“怕他們太傷心了,我也傷心吶。”說到傷心處,宋玉梅哽咽起來,眼角泛起了淚花。
  這筆“債”源於宋玉梅的弟弟宋小華殺害了李洋。
  李家:“不可原諒”
  “收到了。”衣著朴素的李東明額前的頭髮有些稀拉,人顯得很憔悴。他告訴記者,他共四次收到寄來的錢,每一次都是1000元,“過年期間寄來的”。李東明是死者李洋的父親。“第一次收到寄來的錢後,很不想要,想退回去。”
  在距重慶1600多公裡外的海南儋州國營新盈農場,是李洋生前居住的地方。李洋全家就靠媽媽在農場的收入和爺爺奶奶的退休金生活。也是為了生活,溫和孝順的李洋17歲外出打工,未料一去不返。
  6年裡,李家人隻字不提李洋,但誰都沒有從痛苦中走出來。
  李東明至今記得,家裡經濟緊張時,李洋拿出壓歲錢給父母渡過難關;李洋的爺爺李志強如今一聽人說起李洋,心中就不是滋味。他含淚說,李洋在世時,過年打電話回來,都會提醒爺爺天冷了要多穿衣。喜歡看電視的爺爺甚至沒法面對動畫片《喜羊羊與灰太狼》,因為片中有個“羊”字。
  每年春節,是李家人最為難熬的時候,鄰居外出打工的孩子陸續回來了,李洋的奶奶就整夜整夜睡不著。
  李洋的變故,讓李家對小兒子李彬的“看護”升級了。雖然生活艱難,但李家再也不敢讓李彬外出打工了。雖然只有21歲,還沒到法定年齡,但一家人已經在為他籌辦婚禮。
  李東明說,不敢再放小兒子出去,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,“我們就不用活了”。
  儘管收到了宋家寄來的錢,儘管生活依然困難,可李東明一家不願意收宋家的錢。老實憨厚的李東明說,“一想起這是孩子的錢,花了心裡會很難受。”
  宋家人希望見面道歉的請求,也遭到了李洋一家的極力反對。“誰都一樣,不要說我們。不是很難原諒,這個不可原諒。”李東明曾說。
  兩家:救贖與寬容
  這種“敵對”狀態的打破,得益於廣州市檢察院檢察官楊斌的努力。2008年,作為宋小華案的公訴人,楊斌不僅向法庭陳述了案情,還介紹了宋小華令人心酸的家庭背景和他內心的痛苦掙扎。宋小華最終被判死緩。多年來,楊斌還做了更多超越一名普通檢察官職責的事,她一直堅持給在西寧監獄服刑的宋小華寫信,一直關心宋小華全家的生活,為他們送去生活物資。得知海南的李家人為打官司欠了債,她又為李家籌集了3萬元捐款。6年裡,楊斌一直行走在兩個家庭之間,希望能用寬恕化解仇恨。
  而對於撮合兩家在廣州見面,楊斌也沒有底氣,她認為這需要勇氣。
  5月18日晚上,廣東電視臺的節目中,宋玉梅和媽媽遠遠地見到李東明走向舞臺,兩人跪了下來,並連說“對不起”。李東明佝僂著身子,牽著跪在地上的母女兩人的手:“別這樣,起來……”
  “但願你們家人以後能原諒我們,你們隨時都可以把我當成你們的孩子一樣,有什麼我能幫上的,我都一定幫你們。”宋玉梅說。
  “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,大家把心情放開就好一點。”李東明不敢直視母女倆。
  19日,宋玉梅在電話中告訴記者,廣州見面後,她就回北京上班了,“心情放鬆了很多,以前老是惦記著這事”。不過她說,廣州見面那天,自己向李東明索要電話號碼,但對方還是沒給,感覺他還是有點心結,不過自己也能理解,“畢竟這是個大事”。
  對此,李東明19日在告訴記者,要真正放下很難,心裡畢竟還是有些隔閡。不過他有些喜悅地告訴記者,還有八天就是小兒子的婚禮了。
  “我17日給李叔家匯了1000元,現在應該還沒有到”。在李東明小兒子的婚禮前夕,32歲的宋玉梅說這算是給弟弟贖罪。
  董柳  (原標題:殺死工友被判死緩貧苦家人打工還債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沙發

em14emny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